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时尚新闻 >
为何曹操能快速统一北方?揭他扫平群雄最强武器:士兵
发布日期:2020-08-17 02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曹操真正的优势,让他在汉末乱局中脱颖而出的,是「屯田制」的实行。他懂得从根本上对应这场战乱,也就是回归到人与土地的关系上。人和土地失去了稳固的联结,必定无法解决流民的问题,只要流民不断产生,所有后续的问题也都无解。曹操在他所控制的领域进行改造,用今天的语言来形容,就是「重建人与土地的关系」。

「屯田」意味着改变军队基本的给养假定。乱局中的军队,很容易变成有组织的劫掠团体,以战争抢夺的方式喂饱自己,进而壮大规模。曹操改变了这种假定,他以军队的组织、军队的行动进行农业生产,也就是用打仗的方式来种田。将不直接介入战斗的部分军队转化为农业生产力,逐渐形成「兵农合一」,为军队建立起自主的经济基础。

除此之外,曹操还采取了另一项措施,就是招募附近的地主,让他们将自己所拥有的劳动力一并带过来。地主在地方上长期经营,手下有佃户、部属、从吏等等,在战乱中他们同样面临流离失所的威胁,于是曹操便吸引他们投靠过来,地主可以保有原先的组织,在曹操以军事力量控制的范围内获得土地。虽然换了一块土地,但地主仍然是地主,农业生产可以恢复、继续。这时进行生产的新土地是受到军队保护的,其生产所得有一部分必须交给军队,但可以换来安全保障,再不用担心辛苦耕作大半季的收获被抢夺一空。

当时另一个相对繁荣、势力较为稳固的割据力量,是荆州的刘表。刘表占领之地的先天条件好,荆州既有的农业秩序破坏得较少。而曹操控有的兖州、豫州一带,本来是农业秩序受害最严重的地区,如果不能找到方法重建农业,在经济资源上就先输了一筹,更无从与其他势力竞争。曹操的聪明之处就在于看清这一点,借由屯田和集中保护归顺的地主,得以建立起安全、有把握的农业生产基础。

在此过程中,也浮现出后来在中古社会史上极为重要的新关系。战乱使得原有的亲族系统瓦解,流动中的人口很难依附亲族组织,于是产生了一种新的联结关系、一种新的组织方式。「部曲」和「佃客」就是取代亲族的暂时稳定的新关系。

部曲和佃客都是自愿的生产社群,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于是否拥有军事身份。佃客加入农业生产社群,进行集体劳动,换取安全与温饱;部曲则同时具备军事身份,平时参与劳动生产,遇有战斗时就披甲上阵,随同出征。这两种组织,一方面提供了稳定的生产基础,另一方面人们也获得稳固的生存保障,不必再流离失所。

曹操在历史上被刻画为「奸雄」,其骁勇、奸诈、权谋的部分过于凸显,往往就忽略了他在其他方面具备的开创性眼光。曹操不是光靠骁勇、奸诈、权谋才坐大的,更重要的,应该是他重新整顿了人与土地的关系。

靠着这种既有开创性、又具根本性的制度安排,曹操控有的地区生产复苏,生产力开始成长,他才有条件将皇帝接过来,也才有实力以皇帝的名义、以高人一等的姿态,与其他割据势力进行合纵连横。#曹操#地主#农业收藏

当时另一个相对繁荣、势力较为稳固的割据力量,是荆州的刘表。刘表占领之地的先天条件好,荆州既有的农业秩序破坏得较少。而曹操控有的兖州、豫州一带,本来是农业秩序受害最严重的地区,如果不能找到方法重建农业,在经济资源上就先输了一筹,更无从与其他势力竞争。曹操的聪明之处就在于看清这一点,借由屯田和集中保护归顺的地主,得以建立起安全、有把握的农业生产基础。

在此过程中,也浮现出后来在中古社会史上极为重要的新关系。战乱使得原有的亲族系统瓦解,流动中的人口很难依附亲族组织,于是产生了一种新的联结关系、一种新的组织方式。「部曲」和「佃客」就是取代亲族的暂时稳定的新关系。

部曲和佃客都是自愿的生产社群,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于是否拥有军事身份。佃客加入农业生产社群,进行集体劳动,换取安全与温饱;部曲则同时具备军事身份,平时参与劳动生产,遇有战斗时就披甲上阵,随同出征。这两种组织,一方面提供了稳定的生产基础,另一方面人们也获得稳固的生存保障,不必再流离失所。

曹操在历史上被刻画为「奸雄」,其骁勇、奸诈、权谋的部分过于凸显,往往就忽略了他在其他方面具备的开创性眼光。曹操不是光靠骁勇、奸诈、权谋才坐大的,更重要的,应该是他重新整顿了人与土地的关系。

靠着这种既有开创性、又具根本性的制度安排,曹操控有的地区生产复苏,生产力开始成长,他才有条件将皇帝接过来,也才有实力以皇帝的名义、以高人一等的姿态,与其他割据势力进行合纵连横。

Power by DedeCms